今别去

臣子问卷1

「梗题」 一份臣子问卷

 @顾瑾之 

这其实应该是史同圈的题,然而被我填了小说设定……感谢@顾瑾之 太太,出了这么棒的问卷给我们填。

史同的问卷可以多讲一些逸事和题外话,玩几个大家心知肚明的梗,填小说问卷本身就是写作的一部分,还是要专注于主线的。所以身后评价那里我爆了字数。这里用了人物本身的口吻,还有许多她生前不会吐的槽。

有机会再把那个逆臣问卷填了,不同的世界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故事,但我觉得真填的话这两篇可以凑一个知乎体“和顶头上司关系极好/极糟糕是什么体验?”

而这个故事概括起来很简单,“我陪伴了你最孤寂苍凉的少年岁月,但和你万众瞩目波澜壮阔的后半生无缘。”

字数好像太多了所以就不等两篇写完一起放了。

 

#一份臣子问卷
  适用于古今中外的权臣/宠臣/重臣

1.你的名字是?

达舍玲·安兰雅(Dashling Enlanya)

2.你所效忠的国度,和你辅佐的君王是?

凯特罗格王长子伊瑞亚。

3.你的家族在你出生的时代里,是否占据特殊的地位?

父亲出身微贱,后来追随先王后,以武勋名重一时,被赐与王后同姓。母亲……曾经是布林德公主。我家是西方出了名的“被诅咒的家族”,在我出生时已经没落。

4.你凭借什么样的机遇进入政坛?

严格意义上,我不是个政治家。凯特罗格十五年三月,我从布林德取道德里亚平原向凯特罗格求援,在那里遇见了我后来的主君。

5.是否进入政治核心?

我的主君向来在政治核心的暴风眼里。我没有,在核心的边缘蹦跶。

6.请说出自己身上三个最符合“政治家”身份的品质。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骑士,并为此光荣奋斗了一生。不过我也算是英年早逝,要是活的长些,可能会成为一个政治家。那就说说做将军最自豪的品质吧,清醒,坚毅,和勇敢。

7.如果没有进入政坛,你最理想的职业是?

对我而言是如果没有从军会如何如何吧……贤妻良母。我的家庭背景和童年经历使我非常渴望家庭和亲人的温暖,哪怕是一些柴米油盐的日常琐事,对我而言都可遇不可求,可望不可即。但曾经成为一个骑士是我唯一可以选择的宿命,那时我孤身一人,想要自保唯有举起长剑。

8.从政之前与家人的关系如何,之后呢?

我遇到我的主君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家人。

9.回顾半生,是否对家人有愧,又是否后悔?

无愧,无悔。我为我的家族夺回了荣耀,洗刷了“北安兰雅们从来招致灾祸”的污名,哪怕我的家人们并不会认同我的某些做法。

10.你与你效忠的国君,凭借什么订立了君臣盟誓?

啊……这是个很能触动我的问题。我投效凯特罗格,作为骑士效忠于他,为他奋武征战,他保护我,陪伴我,爱我如爱自己的姐妹,和我一起面对艰难险阻,如果有一天他能征服全世界,就用我的名字命名这世上最美的城市,称呼它为“达舍玲”……很多年前,我在布林德的监牢里,自以为没有人在乎我的死活,正准备从容赴死,结果他跑来救了我,和我承诺了上述这一大段,以至诚挚之心劝说我和他一起逃走并试图拐带我去他的祖国,对我说这世上总会有人希望我勇敢的活下去。

我的主君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人,值得我和其他人为他所做出的奉献,不论后世如何评价他。

11.你所效忠的国度里是否有其他教派存在?如果有,你对他们持什么态度?

宗教不是我的生活重心,甚至不是我生活的组成部分。

12.你所效忠的国度是否存在亟待解决的难题?

有。我只关心其中一小部分,比如总有人想扳倒我的主君扶自己的儿子上位,比如从我们这一代人出生开始就在策划的东征,消灭扼守德萨城的马立逊人,打通西方世界通向东方的路。

13.是否要感谢某个人的知遇之恩?

我的主君。他给了我体现自身价值的机会,信任我,倚重我。我一生的美好回忆大多和他有关。

这对我有多重要?嗯,你要知道我是一个“北安兰雅”,生来就活在别人恐惧而嫌恶的眼神中。

14.你是否曾参与过立储相关的争斗或是讨论?

我和我的主君同一阵营,他参与的斗争一半都是和立储相关的斗争。

15.你是否有宗教信仰?如果有,你的第二重身份是?

理论上,我应该信奉西方诸国的国教。伦汀双王之一,圣城之王。伦汀是教宗居所,所以同样是理论上,我是教廷与教宗的保护人。

为什么?因为我的主君需要伦汀的黄金充军饷,所以他要做伦汀王。但伦汀自古就是双王一起加冕一起退位,所以他选了我。

不。我从不以伦汀王自居,所以它对我的生活没有影响。抬头看看这问卷的题目,做臣子是要有做臣子的自觉的。

16.你对“先事上帝”与“先事国王”这两种观点如何取舍?

先事国王,再事国民。

17.有自己喜欢的动物么,比如猫咪?

战马。也喜欢小动物。

18.有过被贬谪的经历么?

没有。倒是有飞速升迁的经历。

19.习惯正常作息养精蓄锐,还是半夜伏案完成公文?

因为常年处行伍间,作息基本与士卒同。又因为职责在身,通常鸡叫前起床,月落后睡下。

很少亲自写公文。

20.这样的习惯对你的健康有影响么?

没有哦,我战死的时候身强体健,能开硬弓,能穿全套重甲作战,能带头爬云梯攻城,能在城头上以一敌百护军旗不倒,被长枪捅了两个对穿还能继续战斗。

不过我本来也比寻常姑娘高壮些。唔。德里亚平原边防军的重甲骑兵作战后期一直由我统帅。

21.你有政敌么?如果有,你们之间以怎样的结局收场?

我本人没有政敌,就算会被他人视为政敌,我也不曾把他们放在心上过。

22.你有朋友么?如果有,你们的友谊是否一直保持?

我的主君。还有一起在德里亚风霜雨雪枕戈待旦十多年的同袍们。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比我多活了至少三十年,所以我们之间的情谊得以保持最初在德里亚时的纯粹。

23.你的儿女是否参与政治联姻一类?

我没有孩子,我连婚都没来得及结。

24.你最常穿的衣着是什么?与你的身份有关系么?

铁甲,携弓带剑。当时德里亚所有中高级将领差不多都做如此打扮。

25.是否与一些人传出逸闻趣事?

啊……

和主君的比较多?我不是很有趣的人。

才发生不久的事倒有一件,听说研究我主君生平纪事年表的那位饭圈粉头,把网名改成了“今年陛下缅怀他的白月光了吗”。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26.简要概括你的施政纲领。

东征。

主君指到哪里我打到哪里。

27.你走到了一生的尽头。你是否向你的君主赠送临终礼物?你最想赠送的礼物是?

德萨城打下来了,马利逊人灭了,他母亲的仇报了。从今而后东方大陆舟楫可往,你不是自比雄鹰,要征服世界吗?去吧,去飞吧,路已经在你脚下了。

在凯特罗格,他们这一代人从小被灌输的只有一件事,秣马厉兵打下德萨城。现在我帮助他做到了。

28.你离世前,是否对你的家人做好了安排?

我的未婚夫……他也在我主君麾下,我想他会替我照顾好他的,所以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安排。

29.在临终之际,你是否愿意宽恕你的敌人?

我从不会恨我的敌人,所以无须宽恕。

30.现在,你还有遗憾么?

我记得那时我撑着一口气等在城头上,终于等到他向我走来,我问他得胜了吗,他把马利逊王的人头提到我面前,对我说“胜了。”

然后我看了一眼德萨城上的天空,看到了自己一生二十四载历尽艰辛的尽头,那终于无人可及的功业和荣耀,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死而无憾但依然很不舍,我那时候……都已经订婚了。

 

「附加题1:二选一现场」

*你必须从下面每道题的两个词语中,选出其中适合你所处的时代的一个。

1.平等与服从

服从。
2.竞争与合作

合作。
3.和平谈判与武力应对

武力应对。
4.交流开放与思想钳制

交流开放。虽然我没有亲眼得见,但我死后的几十年,是一个东西方文化剧烈碰撞频繁交流的时代。
5.教士、文人、艺术家与“有机的知识分子”

……艺术家?我比较喜欢艺术家。
6.镇压性国家机器与意识形态国家机器

都得有吧。
7.强制性与独立自主

都有。
8.选贤举能与门阀把持

选贤举能。
9.“物化”“异化”与自由王国

自由王国?
10.共同的文化和道德价值,或是政治社会中的强制因素?

都有。

-
「附加题2:你与你的君王」

1.你对你的君主有怎样的第一印象?

我遇到我主君那年十四岁,那年布林德内战,我奉命秘密去向凯特罗格求援,在德里亚平原的边境线上遇到了他。那时他带着几百骑兵刚刚夜袭完马利逊人的营地,回程碰上了对方驰援的部队,正在和人数比自己多一倍的敌方对冲,我带人去帮了他一把,和他一起奋战直到图纳博罗将军来接应他。然后他问我的名字和来意,我没敢说,他解了自己的宝甲就要送给我。那时火光下我第一次看清了他的脸,觉得全世界的光都在他身上。后来他护送我们一行人去凯特罗格国都,他父亲答应发兵来援,但前提条件是要布林德送还圣杯。那是不可能的。我准备回国的时候他找到了我,说布林德王绝不可能答应条件,建议我和他一起去把圣杯偷出来……最后我们九死一生做成了这事,也换来了援兵,布林德内乱平息,他救了我的命,我也来了凯特罗格。

那时候我觉得他是和我完全不一样的人,像黑夜里的灯塔,是照彻人间的光,所有人都愿意与他为善。偷圣杯的时候觉得他真是无所畏惧,敢想敢干,有勇有谋。

总之是我很向往的那种人,胸有沟壑腹有良谋,有超脱凡俗的理想和脚踏实地的实用主义,极具人格魅力。但我不觉得他会和我有什么深交。

哦,我还注意到了他非常富有,价值连城的甲衣说送就送。而且他的母亲就是我父亲曾经效忠的对象,这也算一种缘分。

哦,你注意到了,是啊。但后来每次他说类似“你和我妈妈同姓,那我们就是亲戚了”这种话我是挺尴尬的。

2.在你们合作终止之时,你对他的印象是否有所改变?

改变不多。我曾经以为他是被所有幸福眷顾的那种人,和我恰恰相反。但后来那么多年里也看到了他承受生而为人不得不承受的许多痛苦。举例?他妻子的事,我不想多说了。

还有就是我曾经以为他不会想和我有交集,后来发现他是好不容易才逮到了我这个和他年龄相仿,同在军旅,还能理解他的人。

3.你曾经在你的君主与其他人之中做出过二选一的抉择么?

在他和布林德王----也算是我舅舅中选了一下。他们一个要我活着一个要我去死,我想了想,决定和主君一起去活。

4.你的君主曾经在你与其他臣子之中取舍过么?

取舍过吧。

5.如果有,你的君主做出了怎样的选择?

他选我做了伦汀王,也选了我在他缺席时执掌军队。

不过只是因为我从来没有野心,也不渴望权利。

6.你与你的君主一起经历过危难么?如果有,你们是否成功脱险?

很多。我们是一路肩并着肩浴血奋战走过来的。

7.你的君主给你写过信么?他的称呼与落款是什么?

写过。谈的都是公事。直称姓名而已。

8.你们曾经有过共同征战的经历么?

我们一同驻军德里亚整整十一年啊。

9.嘘,小声点。如果你的君主与你身份无异,你会想要与他结交么?

会啊,我们本来就是至交好友嘛。

10.那么,你的君主,他是一位合格的父亲/儿子/丈夫么?

是的,起码在我有生之年他都是特别孝顺的儿子,特别温柔的丈夫和特别棒的父亲。尤其是他非常爱自己的女儿。

……至于后来的事,时也命也。

11.你与你的君主经历过难以回转的信任危机么?你们是否克服了它?

没有,可能是我死的太早了,还没机会发展出信任危机。

12.旁人对你们君臣的关系有过怎样的揣测?

就是普通的君臣关系。

近代倒是多了许多很奇怪的揣测。

13.你们的施政纲领是君主意志占绝大多数,或是他对你言听计从,又或许是你们共同的思想结晶?

大方向他把握,军略是我们共同思想的结晶。

14.双赢互利的冷静契约与彼此相知的感情纽带,在你看来,这两种君臣关系哪个是你想拥有的?

感情纽带。

15.使国王荣耀与令国家辉煌,在你看来,这两项哪一个排在前面?

国家辉煌。但在我的时代这两者并不冲突。

16.你的君主与你谁先离开人世?如果可以选择,你希望是谁先离世?

我。还是我吧。

他有很多要完成的心愿,我没有那么多。

17.如果你的君主早于你离世,你是否继续辅佐了他的继承人?如果有,你们相处如何?

没机会。但我和小捷列芙应该会相处融洽。我帮主君带过孩子,她挺喜欢我的。

18.设想一下吧,如果你辅佐的并非你的君主,而是你君主的继承人,你将有怎样的经历呢?

有一个问题,如果是我生前的那段时间里主君不幸身故,谁会是他的继承人呢?他的女儿那时候还小,那么是他妹妹还是他弟弟来接手德里亚平原的边防军?我和诺米琪公主共事毫无问题,但要是查比苛斯来我就要命不久矣了。估计也没办法按计划打下德萨城。

如果是主君东渡以后?他后半生的经历我早已无从想象,不可能有答案。

19.对你的君主说一句话吧。

我看到达舍玲城了,它确实很美。

20.最后一问,请站在你的角度猜猜看,你的君主离开人世时,是否还有遗憾呢?

猜不出啊。我战死时他才二十六岁,到他身故时五十三岁,隔了整整二十七年,哪怕我还活着,也该是“纵使相逢应不识”了。我又怎么知道将近三十年后别人心里会想什么呢?

「生前时与身后评」

Q:现在,你看到了后人对你以及对你君主的评价,你觉得这些话是否公允?如果让你对后世说几句话,作为一名曾经的权臣,你又想说什么呢?

和我年代相近的那些,小捷列芙对我“勇毅过人”,“恭俭温良”大概是可以的,“为当世之楷模,我父无此人安能有天下”什么的就太过了,她父亲后来又和她讲了些什么啊……安诺“画无遗策”,“谨小慎微”也是差不多,“此天赐将星与我王”这明显是在恭维我主君。还有亚丽尔,“达舍玲是他一生中最信任的人,最钟爱的骑士,他最孤寂岁月里唯一的朋友,她的死在他心上蒙上了永久的阴影,这伤口终生不曾痊愈。”,“实际上,从凯特罗格二十年起,边防军的每一个决策都贯彻了达舍玲的意志,在那些风雨飘摇的年月里,是她的智慧与勇气将战局一步一步推动到了最后的胜利。”,“命运给了他左右战争进程的利器,却又过早的收回。如果达舍玲多活十年,世界绝不是如今的模样。”这几段言过其实了。其实我想,我前半生被痛苦消耗了太多的心力,就算能活过德萨城一役,也不会想和我主君一起去东方冒险了。不过如果我的丈夫执意不肯留下,兴许我会和他一起走。亚丽尔大概受她姐姐和父亲的影响颇深,所以高估了我的才能。我相信我所有的成功都是和同袍们共同努力的结果。亚丽尔的其他记录都没什么问题,尤其是她还详细记录了我的葬仪和几次祭祀的情形,其中有些连她的父亲姐姐都不曾亲临,更罔论她本人,真是有心了。能被这孩子这么青睐让我高兴,可惜未能有幸谋面。

哦还有长辈们的评论,凯特罗格王称我“纯善少言”,林塔尔伯父听说我领军后感叹“吾心可安矣”,都挺让我感动的。尤其是林塔尔伯父,毕竟他曾经评价过我父亲不靠谱而且事实确如所言。

平辈们的评价有不少,说几个我觉得有意思的。安诺除了上头的还有一句说我一生“曲折短暂”,很贴切了。主君所有说过的话里有两句很特殊,一个是他从东方打回凯特罗格时在我坟前说的,“在一个由正义、勇敢、谦卑和伟大主导的时代里唯一的遗憾,是缺少一个真正正义、勇敢、谦卑的伟大的人。”我很好奇他那时候都想了些什么,而陪伴在他身边的安诺又想到了什么。另一句是他看见了年少的小捷列芙和伦曦,说他们正如我们少年时。而伦曦随捷列芙征莫德温早逝。

很不靠谱的评价也有,来自我主君的那对双胞胎儿子,后来的伦汀双王,我不明白他们给我立像刻石赞颂我美貌是什么用意,他们绝对是见过我的画像的。

近代的评价我不好说,很多人更感兴趣的是我主君后半生征服世界的经历,大多数人都是从他那里知道我的。听说同好圈里现在流行用“白月光”指代我。唔。其实我主君缅怀过的人很多,只不过我作为他美好少年时代的象征被提的多了些,而已。

我知道白月光的意思。所以我其实挺好奇,如果白月光被我占了,我主君的王后和安诺,谁才是红玫瑰呢?

-
问卷可抱,请注明出处,这里顾瑾之。

  @顾瑾之 

评论(9)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