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别去

存文 伦曦之死

还是以前的旧文。捷列芙和伦曦啊……“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鸳盟既已定,却做九原游”“天上自多团圆日,才向人间轻别离。”

少女时的储君和同是少女的谋臣。她们远没有父辈的幸运。


“我视汝与伦曦并辔,正似达舍玲与我少年时。”

–––来自亲爹的一口毒奶。


今别去:

01.

“下个月是登陆纪念日。”

一个声音如是说,它听起来像是沉沉雾霭后的铃声,悠扬悦耳,又隐约模糊。

捷列芙闻声抬起脸来,阳光照在她的脸上,“那又如何?” 她说,“我们现在不需要庆典了。”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是如此的干涩,不复多年之前,在海上和着风浪高歌时的壮丽婉转。

回应她的是一片隐约的风声。

她重新低下头去,依旧趴伏在地上,擦洗着她的盾牌。木桶里盛满浸了盐和皂角的清水,捷列芙伸出一双手来,那手上的皮肤被风沙和缰绳磨的粗糙,一道一道的刀痕或新或旧的横在皮肤上,有些已经长好,褪色为伤疤,有些伤口还结着痂,被水浸泡的泛白,然后裂开了。

风声回响着。

捷列芙掬起一捧清水,她的盾上镌刻着凹凸的花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她将清水浇洗在盾上,亮晶晶的水花沿着花纹下的血槽流淌,从盾牌上面弯弯曲曲的流下来,流到地板上,逐渐濡湿了她的膝盖。

一如那些血液流过的痕迹。

一如那些亲爱的人们流下的鲜血。

黑林的边缘,深深的黑暗里,伦曦的眼睛依然亮的骇人,她灰黑相间的头发纠结缠绕成一团,她的手滚烫而颤抖,她的嘴唇哆嗦着,她握着她的手,告诉她,带着军队再向东,就可以一路打到莫德温的都城,“不要犹豫,不要回头,这是离胜利最近的路,”她的体温那么高,却连一滴汗都发不出来,她的身体那么虚弱,却发出了那么疯狂的声音,“没人能想到我们会横穿大森林,你已经走到这里了,捷列芙,别悲伤!鼓起勇气来,胜利就在你眼前,只要你肯伸手!”

“我们从大海的另一端来到这里,将安林的旗帜插遍了整个东方。”

“现在我走不动了,我遵守了自己的誓言,捷列芙,往前走吧……你还年轻,”她的蓝眼睛里突然涌出泪水,“你会看到天国成为现实的那一天……”

她握住了她的手,呜咽着,“伦曦,告诉我你的愿望。”

可是伦曦已经倒了下去,她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的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响,她的手像一双爪子一样,用尽力气抓在捷列芙的肩头,她听到了她的话,却已经耗尽了回答的力气,她那双看着捷列芙的眼睛睁得更大了,蓝眼睛里透出的意愿是多么的强烈,她的面容因此而扭曲了。

她是多么希望……多么希望……!

捷列芙的眼泪落在了她的脸上,她绝望的想着,伦曦曾经是何等的美人儿,而她如今还是那么的年轻,可是她的脸却扭曲着,她整个人都如此憔悴,像是被耗干了养分的花朵。

那一瞬间一阵恐惧划过她心头,她凝视着臂弯里的那张脸,那颗披着散乱灰发的头颅,她好像忽然不认识这个伦曦了,她智慧的、美丽的、值得依靠的、一直相互扶持的伦曦,她是不是已经离她而去了?她是不是已经身在遥远的他方,而留下一个悲伤可怖的躯壳苟延残喘着,正被她拥在怀里……

那一瞬间她好想抽回自己的双臂,把那个该死的躯壳推的远远的,她好想退到营帐的角落里去,把自己蜷缩起来,用双手遮住眼睛和耳朵,她好想对自己说,我的伦曦已经走了,没有痛苦,没有哀伤,她很好,很美,一如往昔。

“……妈妈!……妈妈!”伦曦突然发出了一声叫喊,急促而尖锐,比起人的声音,更像是幼兽的哀嚎,她的手离开了捷列芙的肩膀,痉挛的抓向虚空。

她的蓝眼睛已经涣散了,泪水像泉流一样涌了出来。捷列芙从未见她流出过这样多的泪水,而她的身体也抽搐着。

刹那间,无尽的悲痛涌上捷列芙的心头,她伸手握住了伦曦的手,那双手已经变得冰冷了,

“我在这儿,”她说,余光看见了伦曦的蓝眼睛慢慢的平静,黯淡下去,“……只有我。”

她的手里握着伦曦的手,她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她转过头来,想去亲一亲伦曦的额头——没有母亲,没有家人,没有依靠,那是来自同伴的,她唯一能给的慰藉。

可是映入她眼中的却是一张凝固了的脸,那双蓝眼睛里的泪水还没有来得及滴落,伦曦的眼神却是柔和而满足的,她的唇角微微含笑,那声真切到让人心碎的呼唤被她含在舌尖,却再也不能吐露。而在这之前,在她短短的一生里,在捷列芙认识她的漫长岁月中,这种心满意足的,安然的神情,从未出现在她的脸上。

捷列芙颤抖着,吻了她冰冷的额头,她合上那双美丽的蓝眼睛。

她抱着她。


02.

很多年后,在她漫长的余生中,她的子民将她称为Jelev The Great,一如当年她父亲所意料的,那代表着她的余生都活在无限荣光之中。她延续了她那伟大父亲的荣光,一如他预期的那样,即使这样的预期,在他在世时,捷列芙从未从他口中听到过。

伊瑞亚大帝一生里有过五个孩子,长女捷列芙后来接过了他的权柄,次子在出生几小时后夭折,三子伦汀·康拉普和四子伦汀·兰茵妲是一对双胞胎,他们之间有微妙的差别,却从不会真正远离彼此,如同同一只手掌上的两根手指一样。最小的女儿亚丽尔,尽管韶年早逝,但她的名字却随着她经手过的,那些无穷无尽的文稿与注作,长长久久的流传,即使多年后,当她那些曾经英武有名的兄姊已深埋尘土,她的名字依然会被无数高踞讲堂的学者,或街边席地阅读的学生,怀着无穷的敬意念出。

在这些孩子中,他最爱的孩子是亚丽尔,并且毫不吝惜的将全部的宠爱都浇灌给了这个孩子,他视她如世上最贵重的珍宝。而他最喜欢的孩子是伽罗,顶替了那个夭折的儿子的位置的,他名义上的次子,他从未爱过他,但却喜欢他甚于对其他几个孩子的喜爱的总和。至于双胞胎,他一生都确信、且从不质疑的知道自己爱着他们,但这份爱从来缺乏激情,或是温度,他对这两个孩子缺乏感情,却爱如海深,更多的时候,他默默的盯住他们,自以为是对他们的爱护,实际上却只是为了防止成年的雄性小狼崽们把狩猎的目光移向他们姐姐的王冠。

而捷列芙呢?那是最像他的孩子,英勇忠义,温和而狡诈,高贵自尊,且坚强无畏。

评论